会员登录 -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欢迎访问农村日报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关注 > 正文

大连瓦房店市:一个派出所所长是这样帮上级强抢民房的

时间:2024-05-30 15:26 来源:未知 作者:李自强 阅读:

公安局本来是百姓心目中正义的代名词,可在辽宁省大连瓦房店市,却变成了某种势力的保护伞。记者不相信瓦房店一个派出所的所长,能够明目张胆的以刑事手段行使职权,帮其上级领导插手民事纠纷,去干出强抢民房的事情,还得到了局长们袒护。接到受害人家属的投诉,记者对此事展开调查采访。

事发:门市房突然被人强占

受害人家属诉称:家住瓦房店市复州城镇的赵老汉,他己经营30余年的古城街205-1号一楼门市房,在他毫不知觉的情况下,被当地一个叫胡乃明的夫妻,纠集四人采取非法手段将其防盗拉帘门破坏砸毁,剪断内门锁,断水断电,向屋内搬运装修材料,声称该房有银行贷款,经公安局认定是宋兴国拍买的房屋他租用,他这只是依法行事而已。

村民说:受害人赵老汉,是个老退役兵,曾是当地首富,这条古城街和小区是他最早开发的,只因太多原因,欠下银行债务未还,于2019年被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将205-1号的邻房203号,拍卖给了大连市公安局教育训练处主任姜正山小舅宋兴国,205-1同单元的三楼205号,拍卖给了姜正山夫人宋丽丽。宋兴国拍买的203号房屋己于当年就出租出去,每年收取租金17万元。宋丽丽拍买的205号,曾和赵老汉商量与205-1号一层的门市房找差价对换,由于一层门市房在大连沙河口区浦发银行涉案1654万元银行贷款被查封,一直没有谈妥。

三年后的一天,瓦房店复州城镇派出所所长潘守刚半夜将赵老汉约到其办公室,并对他说:“你205-1号价值200万元的门市房被他人假冒,在浦发银行沙河口支行抵押担保1600多万元,你到经侦大队报案三年,可局里领导不让给立案,原因是这套一层门市房与宋丽丽三年前拍买的三层面积一样,局领导意思把你的报案给立了后,你把一层的门市房调给宋丽丽,不能亏待你,这样你还不用背债。赵老汉听后觉得可以考虑,只要能立上案,这房子肯定银行拍卖不了,就还是他的,但是,他想错了。

震惊:抢占房竟然是公安局的决定

赵老汉在被釆访时说:“腐败的权势比法还大,在瓦房店市哪有公安局违纪违法而言,局长就是天,不怪传言瓦房店市上访人数占全国之最,宋丽丽竟然把她的205号三层房权证通过房产局登记中心改换成一层205-1了”。

更改完成后,宋丽丽、宋兴国姐弟俩拿着该房产证,让赵老汉把己经出租给赵玉娥的一层门市房必须迁出,并手持斧头堵在门口不准任何人员进出,杨言“是公安局的决定”。

赵老汉认为,公安局不该插手这事,即使是公安局的违法决定,也应兑现潘所长的前言,可是,答应向经侦大队报的案件不但没给立,欠银行的1654万元本金全家人还继续背着。一气之下,他走上了逐级上访之路。在去北京上访时,赵老汉竟然不知道自己被列入了维稳对象,被瓦房店公安局副局长、潘守刚所长、政府信访办共六名公职人员进京截堵,这样,宋丽丽、宋兴国,胡乃明的违法行为更是有恃无恐。

赵老汉说,被他锁好已经被法院确权是自己的房屋,于去年11月13号突然被宋兴国、胡乃明集结的六名不明身份人员,带着做案工具把205-1号三个门脸电动拉帘防盗门及消防头砸毁剪断,闯进屋内扔出屋内所有财物,砸毁房屋的全部装修和设施,理由却是,公安局决定此房屋贷款未还。已与沙河口区法院执行局沟通拍卖给宋兴国,与宋丽丽无关。赵老知道这又是谎言,此时法院已确权给了他,根本就没有拍卖,拍卖了他也应该知道。

胆大:老汉被软禁

赵老汉对这突如其来的公安局无程序的违法决定实在是不能接受,知道这是瓦房店公安局局长的上级姜正山(宋丽丽老公)杰作,于是,赵老汉多次去派出所报案,但无结果。11月20,他冒着生命危险用链锁锁住房门保护现场,同时拨打了110报警,没想到的是,派出所一名刘姓民警单身来到现场,让宋兴国用早己准备好的大铁剪,剪断链锁,并口头告知赵老汉:“这是局里的决定”,相继,潘守刚所长又领来八位民警,在没有任何行政执法文书及任何文字手续的情况下,向正躺在舖床上的73岁赵老汉口头宣布“市局决定。”此时他的血压高至240,现场120大夫不让动,但这位潘所长却指挥8名民警一齐动手,将赵老汉抬出屋外扔进120救护车,并下令宋兴国、胡乃明继续拆屋装修,又令其三名民警将赵老汉拉至30多公里外的五O医院看管软禁,在赵老汉拨打12110求救时,也未能制止住其违法行政。赵老汉眼睁睁看着经营30年的房子被强抢,宋丽丽、宋兴国、胡乃明且完成了强抢并开始营业。

赵老汉说,他已被公安局的权力机构欺辱逼迫的丧失了做人的基本权利,变成了一个流血拼命的畜牲,只好最后一博求助于法律。好在,瓦房店市和大连市两级法院确权205-1号是赵老汉物权,同时判令与赵玉娥房屋租赁合同合法有效。

无语:这家公安无所不能

记者在发稿前又得知,赵老汉有了法院的判决,这场公安局领导参入强抢民房的闹剧应该结束了,但是,瓦房店市公安局一看经过民事审判,就把强占房屋违法事件败露了,于是又生一计,将赵老汉与2021年12月22日与赵玉娥签订的205-1房屋租赁合同于2024年2月6日定罪名为:“合同诈骗罪”,以刑代民,结果直接导致大连市中级法院(2023)辽02民终1236号做出的“租赁合同合法有效”裁决发回重审,瓦房店法院重审后当然终止了这起民事审判。这样的结果,对赵老汉来说是致命的。

由于潘守刚利用公安机关侦查措施的刑事手段,刻意为宋兴国收集所谓的证据干扰法院法官的正常审理,被赵老汉控告至瓦市检察院和瓦市法院后,赵老汉分别收到短信通知,检察院于2023年3月6号受案,法院于2023年7月4号受案,但均被公安部门介入压住而终止。看来,这瓦房店市公安局左右公检法只是一盘小菜。

调查中记者还得知,瓦房店公安局还做了一件让老百姓骂娘的事,这家公安局在处理杨家乡双沙村农户纪正祥、王希宽口粮田内78棵桃树被砍案时,复州城镇派出所即跨管辖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名,将二农户口粮田口头划割给了报案人陈世海,导致二农户丧失了唯一经济来源的口粮田。后经法院开庭审理,认定公安局的“破坏生产经营”罪名不成立,更可笑的是,口粮田内亦无78棵桃树,虽然有了这样的判决,但二农户被划割出去的口粮田却无能要回,在全体村民摁手印找到大连市人大代表向市委马书记反映情况后,也没跑出公安局刘局长手心,处理的结果却把受害者作为维稳对象进行控制,至今二农户十年没有口粮田耕种。这当在全国典型案例!

在记者发稿时又获悉,大连沙河口区法院正准备发公告拍卖赵老汉涉贷的一层门市房,奇怪的是把抵押在浦发银行的205-1这一层门市房作为二层来顶替评估拍卖,二楼能拍多少钱?能顶国家银行的1654万元吗?是不是又是复州城镇派出所所长、瓦房店市公安局长、配合大连市公安局教育训练处处长姜正山权势,在房产局那里将楼层房号又都改完了呢?银行、法院也会这样稀里糊涂地接受吗?兴亏浦发银行发现了这场抢占国家利益的闹剧,当即又再次停止拍卖执行。

到此,记者实在忍不住了。记者想问,退一万步讲,赵老汉这一楼的门市,不是他的也银行的,怎么银行还没有拍卖就被抢去装修完并出租了呢?在这个地方,公安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事吗?大连市公安局的领导、辽宁省公安厅的相关部门知道此事吗?是知道在护犊子还是真的不知道?记者将高度关注着这事态的进展。(记者郑义)

(责任编辑:李自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