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欢迎访问农村日报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解读 > 正文

兄长帮扶 其乐融融 弟不记恩 反目成仇

时间:2021-08-04 15:11 来源:亚太时报 作者:水中花 阅读:
      世间最难得者弟兄! “手足之情”在我们的认知上,因为它和“父子情”比起来少了一条代沟,和“夫妻情”比起来又多了一丝血缘,所以它给人的感觉要比其他的感情更牢靠。长兄如父恩如山,贤嫂如母情似海,这是古人留下的至理名言,同时,这句话也阐明了在子女中当老大所承担的家庭责任及无私付出。
    然而在现实面前,一奶同胞的兄弟不顾亲情,在利益面前兄弟关系破裂甚至反目也是屡有发生。家住北京市昌平区朝凤庵村的徐老大,目前正在经历这场家庭风波。
    徐家共有10兄妹,在那个缺吃少喝的年代,父母养活10个孩子实属不易。徐老大作为家中的长子,为减轻父母负担,便早早的参加工作打拼。因为孩子多,逐渐到了孩子们谈婚论嫁的年纪,人大分家,树大分枝,父母便请来村委会人员,于1983年2月10日共同主持,全家人达成共识签订了分家协议,分家单第1条约定“全家共有瓦房十间,新房东三间归老十和老八”;第2条明确约定 “新房西两间的房屋归父母居住,待双亲百年后,归徐老大所有”;第3条约定“老房三间归老六和老七”;第4条约定"老房东屋两间归老二”。双亲分别于1993年、2000年去世。
自父亲去世后,一家的重担更是落在了徐老大身上,由于徐老大在外经商,经济条件相对好一些,不仅让兄弟姐妹们到自己的企业工作,还常常接济帮助他们。替母分忧,替弟、妹解难,他本真的认为,这就是作为长子的一种责任。
    大约在1995年左右,老六在徐老大的企业工作,同时由于老房屋年代久远,徐老大出资翻建了188号院(即分家单中的老房)。当时老七也在徐老大的企业工作,作为大哥的他就让老七临时居住在属于他的29号院(即分家单中的新房)内。
    盖完188号院不久,徐老大又着手出资建盖了68号院,68号院是徐家老父亲生前留下的地基,因为没钱一直没有建房。徐老大花费16.8万元建好房屋后,徐老大同意让老十和老八居住。
     2001年老七找到徐老大,表示房子不够住,想翻盖29号院,但自己没有经济能力翻建。兄弟二人及徐老大的爱人当场明确表示,房子由徐老大出资翻建,将来房子归兄弟二人,一人一半,老大可以不住,只是临时借让给老七居住,但无论何时,必须承认29号院有徐老大的一半。
    29号院、68号院、188号院三处院子房屋的修建,所用砖瓦、水泥、钢筋、沙石料、人工等所有费用,均是由徐老大出资担负。
    当时负责施工建房的汤某在出具的一份证明中表示:“由于家境贫寒,孩子多,几年了都没能盖上楼房,现在弟弟妹妹都长大了,也都结婚了,想把房子盖起来,就这样徐老大购买建筑材料,我手下的施工人员给施工,徐老大给结的工资,徐老大的弟弟们还小,没有能力建房,都是徐老大购买的建筑材料和给施工人员的工资。”
另还有多份当时建材供应商出具的证明材料,一一证实了翻建29号院房屋时一切费用都是由徐老大支付。
     父亲离世后,徐老大作为家中的长子,身下还有4个未成家的弟弟妹妹,从婚房到家电,其都尽力相帮。时光的流失,年龄的增大,兄弟姐妹先后长大成人,兄弟娶妻生子,姐妹嫁为人妻,成家立业,昔日的兄弟姐妹各自为家。在徐老大的帮扶下,兄弟姐妹们日子都过的不错,徐老大作为长子,也算是替父母完成了父母未尽完的义务。 
      按分家单约定,老人百年后29号院的房屋归徐老大所有,因为朝凤庵村一直没有房屋确权,所以徐老大也就没有要求分割房屋。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随着时光流转,其孙子孙女到了学龄,上学需要上户口,徐老七却以29号院是他的为由,不同意孩子们上户口。
2021年7月5,徐老七在没有征得徐老大的同意,没有任何协商的情况下,将29号院进行翻建,于7月5日早上开始拆除房屋,徐老大的爱人见此情景,便上前与其理论,制止。徐老七随即便报了警,松园派出所接警、出警,在了解了详细情况后,让双方进行协商,待协商稳妥双方同意后,徐老七才能进行施工拆除工作。于是徐老大的爱人便回家了,刚到家不久,得知徐老七仍然在上机械(钩机)继续施工拆除,徐家大嫂匆匆赶到,看到老七丝毫不听劝阻,自家房屋依旧在被拆除,迫于无奈,便把自己的桑塔纳车停在了29号院门口。
    7月15日,松园派出所给徐老大打电话,通知其把车挪走,如不挪车,派出所就给拖走了。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徐老大并没有把车挪走。然而,在8月2日,松园派出所再次联系到徐老大,让其配合调查,到派出所做个笔录。据徐老大讲:下午2点到了松园派出所,等待一会后,直接就被带进了审讯室,且让其坐在了审讯椅上,身上所有的物品,包括手机、保健手串等都被收了起来。一穿便服的民警对其进行询问后,便留一工作人员看守,期间徐老大多次表示自己已是70岁的年龄,身体本就不好,到固定时间需要服用药物,可派出所依旧没有让其离开,直至下午6点钟,徐老大多次敲门后,再次表达身体已经不舒服,需要服药,松园派出所才让他离开。
徐老大表示不解的是,作为公民有义务配合警方调查,可一起普通的家庭纠纷,怎么就变成了传唤,怎么就进了审讯室,坐上了审讯椅?
     记者向有关法律专家咨询得知,公安机关是不管家庭纠纷的。一般家庭分家析产等纠纷,首先是自己家人、找亲戚朋友协商解决,协商未果再找居委会、村委会调解,最后是去法院起诉。如果因家庭纠纷升级为家庭暴力的话,家庭暴力受害人可以直接向公安局提出,或直接向法院起诉,并要有证据。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规定,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打架斗殴或者损毁他人财物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情节较轻的,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处理。经公安机关调解、当事人达成协议的,不予处罚。经调解未达成协议或者达成协议后不履行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本法的规定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给予处罚,并告知当事人可以就民事争议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更令徐老大不解的是,自己尽己所能帮扶,一奶同胞的手足兄弟,怎么就变成如今这般?不顾一切去追求利益,只为满足私欲,抛弃亲情,甚至不惜兄弟决裂。
    人要怀有感恩之心,即使是兄长,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苦难的日子帮扶9个兄弟姐妹的大家庭,甚至还承担了兄弟姐妹家下一代人的扶助工作,毫不计较、不求回报的付出,再难再累都扛下来了,而今已是古稀之年的徐老大却被手足兄弟的态度和做法寒了心。
    兄弟情难得,血脉亲情是割不断打不散的,父母在,兄弟姐妹是家人;父母去,兄弟姐妹是亲人。为了一己私利,忘记了同胞之情,兄弟之谊,财产的多寡是一时的,而兄弟之情可是长久的。
     截止发稿前,徐老大的妻子已就徐老七毁坏自己房屋的情况向110报警,我们将继续关注。         (严礼)

(责任编辑:水中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